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恭复台湾中统古董文物馆馆长蔡文雄老师

本帖最后由 mu-zd2008 于 2011-3-2 21:33 编辑

               恭复台湾中统古董文物馆馆长蔡文雄老师

                                          母  智  德
*********************************************************************

尊敬并景仰的文雄老师:
    拜读您给我的函帖,着实令我忐忑不安,惭愧之至!我对文物艺术品的收藏与研究,较之于您真可谓天壤之别,绝无任何可比之处。而您对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 保护、研究以及所做出的杰出贡献,是世界华人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的。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您说您读过我曾经发表的数十篇文章,实在是对我的莫大鼓舞与鞭策! 但是无论如何,您,永远是我的良师,是我学习的楷模!
    虽然我们身处海峡两岸,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我们潜心苦读、废寝钻研,甚至不顾忍贫受穷、友叛亲离,不屑冷嘲热讽、谩骂诽谤,执著求索、奔走呼号,为保 护、弘扬华夏民族的“魂”、历史文化的“根”的目标是一致的。诚所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 比邻”!
    您在给我的函帖里说:“我深深認為,古董文 物在歷史淵源、製造工器、文化內涵及刻工藝術都具有相當廣大淵博的背景知識與內涵,值得廣大古董業界人士不斷努力與不懈的探究、交流討論,進而能發揚中國 文物其歷史所賦予深刻的當代內藏文化價值,在此一認知下,我每天都不斷在努力學習當中。”拜读了您的这段文字,我的感触颇深:尚且对中国历史文物的文化、艺术内涵有着如此深刻的体味和认识,并且能够做到“每天都不断在努力学习当中”,实在是感人至深,更值得大陆的文物艺术品收藏爱好者、特别是收藏家们细细品味,从中受到某些启发。

     您给我的函帖中又说:“ 再者,近年來我從網站資訊交流得知,中國收藏家不斷的浮出檯面,其收藏品項動輒一、二十萬件,甚至數十萬件,其數量之多令人咋舌,部份古董文物同好也以其 廣大收藏開起博物館來,並回饋民眾得以普及古董文物深藏的文化價值與觀念,這些業界同好之舉,我認為‘第一大收藏家之稱’應該讓 給這些人才名符其實。”恕我直言,“第一大收藏家之称”是世界华人对您的一致评价;当然,世界上的万 事万物都处在不断地发展、变化之中,就如同“吉尼斯世界纪录”、奥运会各项冠军的桂冠,都在随着新的、更好的成绩的出现,不断更 易其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大陆的各行各业、各条战线、各个领域,在“以人为本”、“依法治国”、 “与时俱进”、“科学发展”治国方略的指引下,的的确确取得了突飞猛进、日新月异、举世瞩目的伟大成 就。但是,这些强国富民的治国之策,几十年来不但没有在中国的文博体制内得到有效的贯彻执行,保守、落后、甚至腐朽的旧文博体制,反而俨然成了一个针插不 入、水泼不进的“**王国”;某些长期坐在玻璃房里养尊处优、不思进取、脱离实际、孤陋寡闻、憎恨科学、形而上学的 “专家”们,顽固坚持“两个凡是”(凡是公立博物馆没有的东西,人世间绝不可能存在;凡是我没有见过的 东西,一律都是“仿品”、“赝品”、“现代工艺品”),对于改革开放以来大量 的出土文物一律排斥、一概否定,致使公立博物馆一件不认、一件不藏。在这种情况下,大量的出土文物流入民间,造就了一大批藏品丰富的民间收藏家;与此同 时,更有数量不菲的民族瑰宝流入异国他乡,使它们变成了“无娘的弃儿”。正如您在《元代青花瓷器的出现与古瓷器讨论》一文里所说:“ 近十几年来,……可说是中国五千年来古董文物出现最多,文物品质最高的黄金时期。据我个人保守估计,现有的古董文物(包括民 间收藏家及古董文物市场)比目前公、私博物馆及文献资料所记载的文物的总数多出数十倍甚至到百倍的数量,而且其质量毫不逊色于各公、私博物馆,这点是绝对 肯定的。”紧接着,您又说道:“各位博物馆的专家、学者们,你们的学识 虽非常丰富,充其量到目前为止对于博物馆及文献所有的资料你们全部了解,而这些古董文物只占冰山一角。那近十多年来多出的数十倍、百倍的文物,你们连看都 没有看过(包括元青花瓷)。应该更要下苦心多方面去研究、去了解,而不是见到没看过或者不认识的古董文物一概说是高仿品这样不负责的话。你们要知道,将一 件文物珍品判断为假品,虽然你们不用负责任,可真的是很残酷的,有良知者是不会心安的。 …… 对于国内的一些学者、专家,认为国内不存在元代青花瓷器这样的话,我认为这些专家、学者的心态是以管窥天。说句可笑的话,真是天真无邪,非研究学问之道。写 到这里,我想“冒天下之大不韪”,说几句心里话:虽然,在特殊的时代、非正常的环境中,造就了一大批藏品丰富的民间收藏家,但 是,大陆民间收藏家中也有少数人在有意无意之中沾染了体制内某些“专家”的陋习。具体表现在,单纯追求藏品的数量,而忽视对藏品 的研究;唯我独尊、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一旦有藏友对他的藏品提出异议,轻者挖苦讽刺,重者辱骂祖宗三代;更为严重的是,不识大体、不顾大局、崇尚逆来顺 受、任人宰割的“阿Q”精神,甚至以“世外桃源人”的姿态、“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究 ”的口吻教训藏友:“只说古陶瓷,休谈政治!”我曾经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致“中国文物网”全体藏友》一文中说了这样一段话:“交流、切磋,必须要以真诚之心、平等之态,互相 学习、共同进步的目的,在谦虚友好、求同存异的和谐气氛中进行,决不能当藏友对自己的藏品稍有异议时,便一触即发,火冒三丈,甚至以友为敌、无限上纲、大 加挞伐。我认为,按当今的实情,有本事的收藏家就应该理直气壮地同那些‘良心坏了的专家’去辩、去争,因为即使是中国最负盛名的 民间收藏家说你的藏品是真的、是宝贝,又有什么用呢?七千万收藏大军都是没有丝毫话语权的!只有体制内的那些‘专家’才有定 ‘真假’、判‘生死’的权利。”在这篇文章里,我还写道:“什么叫政治? ‘民生’就是政治,而且是最大的政治。保护和传承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打破旧有的、已经严重阻碍社会主义文物事业发展的旧文 博体制,创建能够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推动社会主义文物事业繁荣兴旺的新文博体制,让全体中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共同享受中华民族灿烂辉煌的文化成果, 这难道不是政治?”所以,如果仅仅以收藏文物艺术品数量的多寡来判定谁是“第一大收藏家”,未免有失公允。您提出, 现在应该把“第一大收藏家”的称号让给那些“收藏品項動輒一、二十萬件,甚至數十萬件”的大陆收藏家, 这表现出了您的淡定与大度。但是我认为,作为一个以保护和传承中国历史文物、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为己任的真正的收藏家,断然没有去争那个“ 第一大收藏家”的名号的必要。
      您在函帖中还写道:至於 “本人,僅以微薄之力,以我多年的努力鑽研古董文物的心得與不同面相的見解,能藉由文博網的討論交流平台,撰文抒發一下我的看法,盼能讓業界 對古董文物實地所賦予的當代文化意涵、刻工藝術,釉料工藝與瓷器製作工法提出實質的價值分享,讓業界同好能有多層面的角度與思維來品味與玩賞古董文物的價 值。”文雄老师,虽然您身居宝岛台湾,但是您对大陆文博界的现实状况是了如指掌的,包括国内众多的“文物网站 ”。您之所以选择“中国文物网·文博论坛”作为您同大陆收藏家交流、切磋的平台,也许同我一样,是因 为喜欢她、相信她、看重她。“中国文物网·文博论坛”不愧是收藏家互相交流、切磋、研讨的较好平台,也是为收藏家 开办的一所相互学习、共同提高的免费学校。我认为,就当前中国文博界严酷的现实而言,她,更应该成为揭露、鞭挞旧文博体制弊端的战场,捍卫中华民族优秀文 化遗产、弘扬民族自豪感、爱国情的阵地。这是一项长期的、艰苦卓绝的伟大历史使命,需要更多的象您这样的海外的仁人志士共同参与,齐心协力、并肩战斗。

    您在函帖的最后还谈到:“只可惜,本人在文博網共計提出七篇文章,其中兩篇純粹為文字撰述並未附及圖文參考,但另外五篇文章則一併附圖文供網友閱覽,但所得到的回饋與反應卻相對冷淡,本人深深覺得曲高和寡,知音難求,不如歸去之感,相信您也同感才對。”您 在这段话里,委婉地表达出您对“中国文物网·文博论坛”里某些藏友的遗憾,我是十分理解的,而且感同身受。的确, 一些藏家对别人文字性的研究成果、学术见解是不屑一顾的,他们只醉心于单纯地给藏友们提供藏品的图片,在他们的帖子里,既没有自己对藏品研究的心得、体会 的文字,就连藏品的窑口、年代、器型、规格尺寸,都一律不予透露。似乎就是为了考考除自己之外的所有藏友,让他们去猜、去争、去吵、去骂。这正如您在批评 大陆某些“专家”时所说的:“非研究学问之道”。我则认为,这种做法至少是对志同道合的藏友们的不尊 重;说得深刻一点,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2010年12月12日,我在“文博论坛”发表了题为《“柴窑出北地 ”再辨》一文,写到此处时,我专门停笔去查了一下,关注者、跟帖者寥寥无几。也许有“曲高和寡”之嫌,其实也不尽 然。对于我而言,虽有寒心之感,但绝无气馁之意。因为我为中国的收藏家争取“话语权”,是尽了心的;为保护中国的历史文物,是出 了力的。知识有高低、能力有大小,只要问心无愧就好。
      前两天,在与上海大藏家陈治木老师晤谈时,他反复慨叹:“主要的问题是中国的收藏家不团结!”陈老师的这句话是很有 深意的。我认为,作为中国的文物艺术品收藏爱好者、特别是收藏家,必须直面现实、切实领悟我们当前所肩负的主要责任:第一、刻不容缓地呼吁并敦促有关方 面,对基本不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旧文博体制实行脱胎换骨地改造;第二、刻不容缓地推动对文物艺术品鉴定队伍的大力整顿,吐故纳新、输入新鲜血液,建 立、健全相应的法律法规,以法律的形式严格规范鉴定者的鉴定行为,真正做到“有法必依”、“违法必究 ”,让那些以“鉴定家”的身份,大肆敛财,恣意损毁历史文物的犯罪行为得到应有的惩处;第三、刻不容缓地吁请对《拍 卖法》进行进一步地修改、完善,毫不迟疑地对现有的拍卖企业进行清查、整顿,对“假拍”、“拍假”,以 拍卖的名义榨取“委托人”钱财的、如狼似虎的、拍卖企业的责任人予以严厉的打击,彻底摧毁拍卖行业中那些势力强大、关系复杂、左 右逢源、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切实保障“委托人”和“竞买人”的合法权益。第四、刻不容缓地督促有关部 门制定“文物艺术品仿制”的法律条款,严厉打击文物艺术品市场中“制假售假”、“以假充真 ”的犯罪行为。对于这一点,我认为是最容易办到的,之所以长期得不到遏制,主要原因是政府的有关部门不作为造成的。首先必须肯定,文物艺术品 的仿制,是不应该禁止的,对于某些文物艺术品的仿制还应给予鼓励。问题的关键是,仿的就是仿的,绝不能“以仿充真”,把仿制品当 真品兜售。办法也很简单,无论是企业仿的还是大师们个人仿的,只要在仿品上作出明确的标识就可以了。任何仿制的文物艺术品,一旦进入市场,就变成了商品, 无论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即便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市场经济,都绝不容许假、冒、伪、劣产品进入市场。“以假充真 ”、“制假售假”的行为,都是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破坏市场经济的犯罪行为,按照发达国家的法律,对于 “以假充真”、“制假售假”者,除了要课以重刑外,还要在经济上罚得倾家荡产,绝不姑息、绝不手软。中 国文物艺术品市场中“制假售假”、“以仿充真”的恶潮,已经泛滥了几十年,几十年制定不出一个只需几句 话的法律条款(不包括“实施细则”),究竟是不能,还是不为呢?答案是肯定的:“非不能也,乃不为也 ”!
      在不经意之中,写了这么多不痛不痒的话,耽误您宝贵的时间了,祈老师海涵!
      恭颂
大安!
                                                  母智德   叩首
                                                      二0一一年三月二日  于北京
学习了
认真读了一遍,深感母教授和蔡先生对于我国古文化及其承载物的酷爱以及虔诚。
文章恢弘,切中收藏界时弊。二位大家的对话情真意切,拳拳之心可昭日月。
愚以为古文物和古文化属于全人类!
只要是真心爱护和敬畏我国古文物和文化的人或者组织都可以收藏。
作为炎黄子孙,理应为保护和研究我国古文化及其承载物做出最大贡献!
恭复台湾中统古董文物馆馆长蔡文雄老师观点:
希望故宫的物管人员成为真正的文物专家。
愚以为古文物和古文化属于全人类!
2# 雯珺
谢谢“雯珺”老师!
借你的宝地,给蔡文雄老师留几句话:
刚发完给您的复函,趁机浏览了一 下“瓷版”,我拜读了“门子”老师的帖子——《我喜欢台湾古董研究者 ·蔡文雄的一句话》,认为很好!如果您看见了我这个帖子,也请老师关注一下“门子”老师的帖子。 母智德
愚以为古文物和古文化属于全人类!

元庆 发表于 2011-3-2 16:12
说得很对!胡锦涛总书记也是这样认识的。
3# 石介
由衷感谢“石介”老师的鼓励与鞭策!
文博论坛多几个蔡文雄、母教授这样的人,文物网文博论坛就更精彩了!向您们学习!
纸上得来终觉浅,心中悟出始知深!
联系:13306861666  邮箱:whp1666@126.com
文博论坛多几个蔡文雄、母教授这样的人,文物网文博论坛就更精彩了!向您们学习!
瓷缘楼 发表于 2011-3-2 17:02
返回列表
高级回复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