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廷瓷器 色彩繽紛(定窯)

      宮廷專用瓷器,定窯色彩繽紛;下面所列定窯發現已有十六種不同色彩,在此之前算是空前,宋代所燒造瓷器包括定窯其成品具備最精、稀、珍、美,皆呈獻給宮廷使用,所以宮廷瓷器其精美、色彩多種皆在故宮博物院之上,由下面器物即可印證確實如此。 諸位網友先進若有下面十六種色彩之外,歡迎跟貼以予造福大眾網友之眼福。


1.宋代 紅定窯 高32公分
紅釉 宮廷題詩刻字嵌寶石梅瓶

2.宋代 紅定窯 高30公分
深紅釉 宮廷刻滿文花口瓶



3.宋代 紫定窯 高32公分
深紫釉 宮廷刻漢、滿文梅瓶

4.宋代 紫定窯 徑31公分
淺紫釉 童玩刻字大碗



5.宋代 醬釉定窯 高32公分
醬釉 宮廷刻字嵌寶石梅瓶

6.宋代 黑定窯 高33公分
黑釉定窯 宮廷刻字嵌寶石梅瓶


7.宋代 綠定窯 高40公分
深綠定窯 宮廷刻漢、滿文葫蘆瓶

8.宋代 藍定窯 高40公分
淺藍定窯 乾隆題詩刻字葫蘆瓶



9.宋代 綠定窯 高41公分
深綠釉 乾隆題款刻字梅瓶

10.宋代 綠定窯 高40公分
淺綠定窯 宮廷刻漢、滿文盤口瓶



11.宋代 藍定窯 高38公分
淺藍定窯 宮廷題詩刻字嵌寶石花口盤

12.宋代 藍定窯 高30公分
深藍定窯 乾隆題詩刻字梅瓶



13.宋代 墨綠定窯 高32公分
墨綠定窯 宮廷刻字嵌寶石花口瓶

14.宋代 白定窯 宮廷題詩刻字花口盤 高31公分



15.宋代 黃定窯 牡丹花盤 徑24公分

16.宋代 紅藍雙色定窯 牡丹花紋碗 徑21公分


五彩斑斕宋定瓷

母 智 德
由向家林先生無償向博物館捐贈定窯古瓷,而引發的“天價古瓷”風波,雖已過去幾年,但惡魘般的情景仍難從心中抹去。為防止 “專家”們的誤會而招致橫禍,首先在此慎重聲明:寫這篇文章,介紹定窯古瓷,絕沒有向任何博物館捐贈之意!唯一目的,就是與藏友 們交流、探討,以助推國內古陶瓷研究界“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學術風氣。

定窯始燒于唐,盛於北宋而終於元。同其他任何窯口一樣,定窯在其數百年的燒造歷史中,也經歷了由創燒到發展、再到鼎盛及至逐漸衰落的發展過程。有學者根據 定窯遺址以及出土文物的考古研究,提出定窯的燒制可分為七個不同時期——唐代早期,唐代中期,唐代晚期、五代,北宋早期(960 -1022年,太祖至真宗),北宋中期(1023-1085年,仁宗至神宗),北宋後期(1086-1160年,哲宗至金廢帝),金代(1161年- 1234年,金世宗至金末)。之所以這樣分期,是因為定窯的產品,在其各個不同發展時期,有著不同的基本特徵。同世界萬事萬物的發展過程一樣,總是由低級 到高級,由簡單到複雜,由興而盛、再由盛而衰。

但是,在對定窯的認識與鑒定實踐中,“專家”們卻是一把“尺子”量到底,見過的就認定,沒有見過的就否 定。他們對定窯鑒定的標準有明確地界定,即“鑒定定窯有三個主要特徵:(1)芒口,(2)淚痕,(3)竹絲刷痕,缺一項,就可以認定不是定 窯。”真可謂言之鑿鑿,擲地有聲,霸氣十足!

我認為,這三條標準中,最值得商榷、最令人不可思議的就是所謂“沒有芒口就不是定窯”這一條。為此,我們必須首先弄清楚什麼叫 “芒口”,“芒口”是怎樣產生的,是不是所有的定窯器都有“芒口”。

 自唐代出現匣缽技術以後,器物不再受爐火的熏烤和爐渣的污染,表面變得更加乾淨。但是,北方窯通常都比較小,高度一般在一米左右,每柱只能燒 20個匣缽,生產效率低。於是,定窯的窯工們改進了這種裝燒技術,發明了“覆燒法”。所謂“覆燒法”, 就是將要燒制的器物倒扣過來使之底朝上,然後多層疊加。其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減少待燒器物在匣缽內所占體積。器物與器物之間用墊圈隔開,為了避免器物粘連 在墊圈上,在與墊圈接觸的口沿就不再施釉。燒製成的器物,因口沿無釉,便成了“芒口”。採用“覆燒技術 ”,使定窯的生產效率大大提高 ,以碗為例,每柱可燒96個。

 從所周知,窯器在造型上,有圓器與琢器兩大類別。圓器專指盤、碗等圓形品種,琢器製品則包括缸、瓶、壇、罐、壺、盅等立體或方形品種。是不是 所有器型都適合用覆燒之法呢?當然不是。圓器是可以口朝下、底朝上,一個疊一個裝入匣缽的;而琢器,特別是瓶、罐、壺之類口小腹大的器物便不可能用覆燒法 進行燒制,所以也就沒有必要在器物口沿不施釉,而使之成為“芒口”。 由此可知,定窯產品絕非都用“覆燒法”進行燒制。用“覆燒法”燒制的圓器有“芒口 ”,而不用“覆燒法”燒制的琢器就不存在“芒口”。似此,用“沒有芒口就不是 定窯器”的標準去鑒定所有定窯瓷器,能夠成立嗎?如若此,被否定、被判“死刑”的,正是那些造型精美、藝術價值更高 的瓶、罐、壺之類的琢器。

 再者,我們還必須弄清楚,定窯“覆燒法”是在什麼時候出現的。根據考古研究,定窯的“覆燒技術 ”出現於北宋後期,也就是說,定窯圓器上的“芒口”也是在這一時期才具有的。而在此之前,且不說唐代早期、中期、晚 期以及五代,甚至不談北宋早期,即便是定窯的生產已經進入鼎盛時期的北宋中期,其產品上都不存在“芒口”。如果按照 “沒有芒口就不是定窯”的標準來鑒定,現在存世的那些沒有“芒口”瑕疵、文物價值、藝術價值更高的北宋 後期之前的所有定窯瓷器,不都要遭到毀滅性的厄運嗎?是可忍,孰不可忍!

 定窯瓷器在北宋時期之所以受到皇室的青睞和大眾的喜愛,不僅在於定窯產品所用的胎土都經過精心淘洗,土細色白、滋潤;還在於其豐富豔麗的釉 色,精美的刻花、劃花、篦花、印花、剔花、貼花、堆塑、、鏤空、雕刻等工藝裝飾,以及神奇多變的造型設計。 成書于明宣宗時期的《宣德鼎彝譜》,根據宮廷所藏瓷器的品質,首次提出了宋代五大名窯的概念。此書中推舉的柴、汝、官、哥諸窯,均屬青釉瓷的範疇;只有定 窯不僅大量燒制白瓷,還先後燒制出黑色、綠色、紫色、醬色、褐色、桔黃色、紅色、藍色、窯變色、釉下彩繪、釉上金彩等色彩鮮明、釉色斑斕的精美瓷器,匯成 了色系豐富的施釉工藝與裝飾藝術。

 1985年,河北省考古工作者對定窯遺址進行了大規模發掘,發現了綠定的瓷片。在定窯的釉色上,經古文獻考證的顏色有:白定、紅定、紫定、黑 定;經窯址考古考證的顏色還有綠定;而存世的定窯瓷器的釉色則更加豐富多彩。我們應當重視以下事實:古文獻中有紅定的記載,而窯址考古中卻沒有發現;古文 獻中沒有綠定的記載,而在窯址的發掘中卻發現了綠定瓷片。今後,隨著對定窯遺址更大規模的考古發掘,我堅信,有關定窯瓷器的釉色、裝飾工藝的更加全面的資 訊,終將大白於天下。 我十分讚賞石叟先生在其《定州窯》一書中的許多考證,以及由此而得出的符合科學與客觀實際的結論。現抄錄幾段於後: “定窯的胎勻薄而輕、胎色潔白,與館藏‘易定’白瓷碗如出一處。定窯的釉色繁多,有牙白、油黑、亞光黑、醬紫、金 黃、油綠、鈷藍、孔雀藍、孔雀綠、紅釉等。屬石炭燃料燒成的石灰釉,釉面多薄豔清亮,在白胎上敷有薄薄的各式彩釉,呈色與南宋以後的長石釉類迥然不同。 ” “ 含銅綠釉始于漢,藍釉始于唐,紅釉、孔雀綠、孔雀藍釉始于隋唐的磁州窯。紅釉、綠釉、孔雀綠、孔雀藍釉都是以銅為呈色劑,但釉料配比與火候控制十分嚴格。 ”

“定窯的紅釉不同於後朝的紅釉,沒有厚的白釉為本釉。作者認為‘定州紅瓷’是以氧化亞銅著色,即在高溫時釉中的銅揮 發而透至釉面時,吹入一點空氣,被適當氧化成氧化亞銅而成紅色。紅色灰淺不豔,是由適當的氧化氣氛燒成,與後朝強還原氧化氣氛燒成完全不同,以此鑒別是很 科學的方法。”

石叟先生書中的下面一段文字,望能引起大家的特別注意:“本書收集的三件定窯紅釉器......‘官’字款紅釉長頸 瓶,在燒制前暗刻童叟牡丹圖紋,在施紅釉後,用黃、白、綠、紅、黑五彩釉料描繪,一次燒成之後,再描金線複燒。這是一種五代之前不曾見過、北宋之後也不再 有的特殊釉彩工藝。既符合中國瓷釉工藝在宋代之前的進化規律,也完全不同于宋代之後釉上五彩的工藝特徵。獨具唐宋時期形制工藝特徵的定窯上施有各種失傳已 久的石灰釉,並刻著同一書款的事實,是不爭的鑒賞常識。以上系列器型、胎、釉合于古制,胎質細膩無比,工藝繁複,各色古釉燒造方法獨特,失傳已久,為絕無 僅有的釉色,非古定窯之不可為。在五代至北宋時期,定窯有如此成熟的燒造技術,不能不令人歎為觀止。定窯顏色釉的成就,是中國陶瓷史的偉大奇跡,為以後的 陶瓷發展奠定了基礎。”

 給大家展示幾件宋代定窯瓷器,但必須再次申明:第一,不希冀得到某些“專家”的認可 ;第二,絕無捐贈博物館之意,不是不捨得,而是太可怕!

 (諸位藏友,下面展示的幾件宋代定窯器,除兩個盤子採用“覆燒法”外,其他器物能用“覆燒法”將它們倒置在匣缽中進行燒制嗎?沒有“芒口”,難道就不是定窯器嗎?)

如您有任何疑問,歡迎您來電、即為您解答 Tel:886-4-22309536•886-4-22335659
您是本單元第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