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回首頁》  「青銅器辨偽概述」

  商周時期的青銅器由於它的造型和紋飾有很高的藝術價值,早在北宋時期,宮廷內府就有豐富的收藏,一些學者愛好金石,逐漸形成了收藏青銅器的風氣。清代乾隆、嘉慶以後,一些富有的收藏家多方面收集出土的青銅器,有關青銅器的著作論述不勝枚舉。在造型、紋飾、銘文等各方面的論述,其深度精闢已遠超過了宋代,而青銅器的研究開始走向系統化和專業化,流風所及青銅器由於價格昂貴不僅作為歷史和文化的研究對象,並且當作珍貴的財富加以收藏,這就大大的刺激當時古玩業,於是青銅器作偽之風便興盛起來了。而元代、明代的人對古代青銅器方面的知識遠比宋人為低,所以這兩個時代作偽的青銅器經不起檢驗,要鑑別這些青銅器,沒什麼多大問題。


  商周時代的青銅器,極大部份是用陶范法鑄成的,而作偽的青銅器是用脫蠟或翻新的方法鑄成的,由於當時仿造的人只重視器物的外形,還不知道古人鑄造的原理和方法,因此鑑定青銅器是否用陶范法鑄造,對於確定青銅器真偽有很大的幫助,後代偽器的鑄造方法和古代陶范法鑄造完全不同,因此偽器呈現的鑄造也不相同,觀察是否用陶范法鑄造青銅器的主要方法要看青銅器是否留有范線,在合范處是否留有痕跡,在商、周時代任何一件青銅器,它的塊花拼合的痕跡有一定規格,而任何一塊范鑄造的青銅器,想在拼合之處不留痕跡簡直不可能,在有的器物紋飾不多,合范的痕跡容易修飾,但在陰蔽處如鼎的耳內和腹下部還會遺留下痕跡的。但是用脫蠟法偽造的青銅器表面較精細,少數甚至達到與陶范法鑄造的效果差不多,脫蠟法到目前為止還是一種先進的鑄銅方法,但是用這種方法偽造的青銅器是沒有任何留下范痕的。所謂范線,就是陶范在拼合時有微小的錯位所呈現出來的痕跡,這種痕跡有明顯的,也有不甚明顯的,但作偽者不知道這一緣由,往往把范線合攏的痕跡做得非常平整、對稱,其實還正是作偽露出破綻之處。


  再者新鑄之器一般較重於原器,這通常是偽品或仿造品的特點,因為偽鑄的青銅器沒有經過長期氧化腐蝕,與二千多年埋藏地下而經過長期的氧化是不同的,經數千年緩慢腐蝕的青銅器,使表面略有膨脹,比重下降,而偽鑄品沒有這些過程,就顯得較重,而偽器的脫蠟法製造都略厚於原器,作偽者往往未見原物,因而蠟胎的成型也未能如原器之薄,這是一個先天的毛病,因為偽器一般重於原器,以上兩點因素,偽品就會很明顯的看出來。另外偽器係新鑄、敲擊時會發出清脆的聲音,猶如新銅,而經過地下腐蝕較深的青銅器銅質已屬礦化,所以敲擊會發出混濁的聲音,然而如埋藏在極為乾燥的土中,敲擊聲音也會較清脆。有關青銅器鏽斑的作偽,商周青銅器因長期埋在地下,由於各地區的土質成份、乾燥或潮濕的地方以及地下水及墓葬有機物腐爛所產生的化學成份不同,而這些因素會引起青銅器的表層質變,表層上附著各種銅鏽如礦藏一般,是一層一層長出來的,緊固緊密,不容易剝落,各個地區的銅器表層和銅鏽不相同,從出土的青銅器來看,土質越乾燥地區,青銅器表層保存較好,銅質分解不嚴重,銅鏽變化不複雜。而殷墟及洛陽出土的青銅器,銅質分解比較複雜,銅鏽的層次很多,銅質保存一般不佳,又如土質潮濕的地方如長江流域地區,銅質本身分解腐蝕極為嚴重,有的只剩下極薄的一層,這種情形種為「半脫胎」或「脫胎」這種青銅器較不易保存。青銅器是銅和錫、鉛的合金,由於長期埋在地下,經過礦化後器物的表面會出現條狀或點狀的碎裂痕跡,對於表層有明顯碎痕的青銅器,是不用懷疑是真器,因為後仿的偽器決不可能產生這樣的效果。青銅器因古代使用日久,器表相當光潔,特別是日常使用的小型容器更是如此,當青銅器被腐蝕,質地變為碳酸銅時,表面光澤比較緊密而形成光膜,光膜是綠色的,也有黑色、銀色、金色等各種色澤,此光膜之下是被腐蝕,這種情形作偽的青銅器只能偽裝外表,而不能偽裝表層的腐蝕結構,因為偽器往往用漆調成為鏽色,用人工方法黏貼在青銅器上,先做表層,再做假鏽,表面上可以做得相當逼真,但漆雖有光澤而非金屬之光,且易剝落與真鏽有牢固的附著力有所不同。


  總之鑑定青銅器的真偽,最重要是以確實的材料去做比對,找出真正的答案最為重要,在累積鑑定方法做出正確的判斷,但科學方法往往是最有效的鑑定,可是此方法會有某種破壞器物的缺點,所以它祇能是不得已的輔助工具。

古董文物研究者.
蔡文雄 謹識

【 倡導藝術文化活動•促進社會安樂祥和 】


Tel : 886-4-22309536•886-4-22335659  Fax : 886-4-22335659 

如有任何疑問,請來電:886-4-22309536,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