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致文化、文物主管部門領導的公開信

致文化、文物主管部門領導的公開信

   作為古陶瓷收藏愛好者,幾十年的風風雨雨、摸爬滾打、含辛茹苦,使我們深深領悟到:“宮”裡面、“館”裡面的某些古陶瓷鑑定“專家”,以及按照這些人的“清規戒律”夾磨出來的為數不少的“二、三流專家”,著實是一幫令人十分鄙視、十二分憎惡的禍國殃民的另類。

   之所以對他們有十分的鄙視,因為他們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孤陋寡聞、不學無術、形而上學化了的“肉木偶”。在學術研究上,他們一貫堅持懼恨科學、脫離實際、藐視民眾、瞎子摸象、以點代面、以偏概全的思維定式;在鑑定的實踐中,他們利欲燻心、喪盡天良、有眼無珠、指鹿為馬。每當他們出現在收藏愛好者,甚或具有真知灼見的收藏家面前時,總是裝模作樣、不苟言笑,擺出一副自命不凡、居高臨下、盛氣凌人、唯我獨尊的架勢。實則活脫脫一群拖著長辮子、頭戴瓜皮帽、身著長馬褂,比慈禧太後還“慈禧太後”的封建、保守、愚昧、迂腐的行屍走肉。實在令人生厭,讓人作嘔。

   對這幫人何以有十二分的憎惡?那是因為他們冥頑不化地逆時代潮流而動,反對實事求是、反對“與時俱進”、反對“科學發展觀”。他們來自人民,卻鄙視人民,背叛人民,不但不為保護中華民族的燦爛文化盡職盡責,反而有意充當中國文物的“漢奸”,心甘情願地淪為中國文物大量外流的“掮客”。凡是他們沒有見過的,一律斥之為“贗品”、“新仿”;甚至連看也不看,更不用上手,竟敢把“真的”說成“假的”,把“假的”斷定為“真的”。就憑他們一張“烏鴉嘴”,不知有多少文物被湮滅、被損毀;就憑他們那一雙骯髒的手(一手收錢,一手寫《鑑定書》),又有多少國寶堂而皇之的順利出關,流入境外。記得,在秦始皇兵馬俑發現的初期,當地一個無知的農民,敲下一個陶俑頭帶回家中,結果被判了死刑。有人作過統計,近二十多年,中國文物流入境外的數量,已大大超過建國前二百年文物外流的總和。可以肯定,這其中有很多就與那些“專家掮客”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他們知法犯法、惡意誤導,為了維護他們謬論不可動搖的“權威”性,喪心病狂地“槍斃”民間文物(例如,汝瓷全世界只有七十二件半,民間根本不可能有元青花等等),由此給廣大古陶瓷收藏者、給國家、給民族造成的無可挽回的巨大損失,就是槍斃他們一百次,也是罪有應得,死有餘辜。

   根源何在?勿容置疑,就在于文化主管部門、特別是文物主管部門的官員們的嚴重失職。你們把那幫無德寡能、貌人實鬼的“草包”視為“寶貝”,對他們的種種劣蹟熟視無睹,甚至包庇縱容,養癰成患,才導致今日中國古陶瓷鑑定、收藏領域的嚴重混亂局面。在“依法治國”全面深入人心,各行各業、各個領域法制建設成果累累的今天,唯獨古陶瓷科研和鑑定領域仍然是一個法律和法制建設盲區、死角。沒有政紀的約束,沒有法規的震懾,那幫“專家”、“權威”,怎能不肆無忌憚、胡作非為?在當今的中國,這幫人、只有這幫人才是凌駕于法律之上、不受法律約束的特殊公民。且不說政紀、法律、法規,責任制總應該有吧。對了,怎麼獎;錯了,怎麼罰;造成了損失,如何處置。連責任制都不落實,象他們這種人怎麼能夠以嚴肅、認真、科學、求實的態度,以謙虛謹慎、光明磊落、互幫互學、見賢思齊的學術作風去研究學問、鑽研業務呢?反正真、假、對、錯都是他們說了算。誰的謬論越多,誰的成果就越大;誰的“標新立異”越離譜,誰的權威就越高。總之,誰最能把古陶瓷鑑定的水攪得越渾,誰的本事就最大。反正你一時也驗證不了,如果民間有藏品敢拿出來與他們抗衡,他們只需用兩個字──“仿品”,就足以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民間收藏家的本事再大,真知灼見再多,誰聽你的?誰信你的?即使被考古發掘一而再、再而三地證實,他們的認知是荒謬的,他們的論斷是錯誤的,但是他們的“權威”地位卻從來沒有受到過一絲一毫的置疑和動搖。“皇糧”照吃,獎金照發,“外水”照撈,職稱照升。領導不管、同行不爭、媒體監督不了、法律懲治不了,廣大愛國的收藏者氣得吐血卻無可奈何。舉一個國內外古陶瓷收藏愛好者盡人皆知的小小例子:有兩個國內的“頂級專家”,一個說:元青花上的某種植物葉的某兩筆應該怎麼畫,就是真品,否則就值得懷疑;又說,凡是底足沒有火石紅的,一定是贗品,于是成了“經典”,成了鑑定元青花的“標準”。又于是,被國內“專家”判為贗品的元青花,源源不斷地流入境外,頻頻在國外的大型拍賣會上亮相,成了別的國家的國寶。另一個“權威”則說,凡是底部有“官”字款的北宋官窯器,都是贗品,後來被證實是謬論。于是,他就幹脆向全中國、全世界宣布:北宋官窯根本不存在。多麼狂妄,多麼囂張!然而,這個“頂級專家”,到目前為止仍然是文博界領導心目中的“紅人”、“寶貝”,依舊是中國古陶瓷鑑定界的“領軍人物。”中華民族的寶貴文化遺產,不毀在這幫人的手裡,那才真正叫怪事!

   文化、特別是文物主管部門的官員們,你們早就應該潛下心來,認真學習一下黨中央關于“依法治國”、“以人為本”、“與時俱進”、“科學發展”等一系列重大戰略決策,從高樓大廈裡走出來,深入實際、深入民間,切實摸清並勇于正視國內古陶瓷鑑定界的現狀;廣開言路、倡導爭鳴,以各種方式虛心聽取數以千萬計的古陶瓷收藏愛好者的心聲;同時,放開眼界,含愧忍羞,了解一下國外(包括港、澳、台地區)熱心于中國古陶瓷研究的專家、學者、科學家對國內古陶瓷鑑定“專家”們的評論、撻伐與鄙視。唯其如此,你們的頭腦才可能清醒一點;也只有如此,你們才會對你們工作的嚴重失職感到汗顏,才會從內心深處認識到你們有愧于黨、有愧于國家、有愧于整個中華民族!

   也許你們會說,文博界、特別是古陶瓷的鑑定有它的特殊性。必須指出,這正是你們工作失職的症結所在。一味地、片面地強調特殊性,全然不顧它所必然存在的共性、普遍性,于是畏于管理,乃至放任不管。試問,哪個行業、哪個部門沒有其自身的特殊性?再特殊,也不能違背相信群眾、依靠群眾這條基本路線;再特殊,也不能背離依法行政、依法辦事、“與時俱進”、“科學發展”這一系列放之各行各業而皆靈的富國、強國之大計;再特殊,也絕對不能為了一己的私利、為了個人的“面子”、“權威”,挖空心思、處心積慮地排斥、詆毀,甚至妄圖徹底摧毀“民間”──這個無與倫比的真正聚寶盆。這是與歷史為敵,與人民為敵!其實,三歲的小孩都知道:“宮”裡面的那些東西,絕不是當年那些帝王將相們生產出來的;“館”裡面的那些藏品,更不是館裡面幾個“專家”、“權威”制作出來的。歸根結底,它們無一不是產自民間、來自于民間。民間怎麼會就沒有真品、沒有寶物呢?

   眾所週知,史樹青老先生義捐“越王勾踐劍”受辱,以至于死不瞑目;收藏家向家林無償捐贈“天價”古瓷,遭到“專家”們的種種誹謗與打擊;在首屆中國民間元青花研討會上,由于某些“權威”固執地堅持“民間不可能有元青花”,將應邀參會的一位收藏家帶去的元青花大罐宣布為“仿品”,為了爭得民間藏有元青花的名分,這位藏家在激憤之下,將他曾經愛不釋手的元青花大罐砸碎,幸遇國家博物館古陶瓷研究專家李知宴先生見義勇為,當場對碎瓷進行鑑定,結論是:元青花真品,估價一千萬人民幣,何其悲壯,何其慘烈!在中國,這樣的實例多如牛毛,枚不勝舉,幾乎每個古陶瓷收藏愛好者都經見過。絕非危言聳聽:當前,少數“專家”、“權威”與數以千萬計的古陶瓷收藏者的嚴重對立,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程度。表面上是“有”與“無”,“真”與“假”的爭論,實質上是一場“護寶”與“毀寶”,愛國與賣國的嚴肅鬥爭!

   諸位領導,你們是政策的制定者,你們是傳承中華文明、保護國家文物的引路人、掌舵者。你們應該有所作為,廣大具有強烈愛國熱忱的收藏愛好者寄希望于你們:斬妖除魔降鬼怪,玉字澄清萬裡埃!

   最後,以一位令世界華人敬仰的古董鑑賞家、台灣中統古董文物館館長、被全世界公認的天下第一大收藏家──蔡文雄先生,在其所撰《元代青花瓷器的出現與古瓷器討論》一文中的一段話,作為這封信的結尾:“近十幾年來,……可說是中國五千年來古董文物出現最多,文物品質最高的黃金時期。據我個人保守估計,現有的古董文物(包括民間收藏家及古董文物市場)比目前公、私博物館及文獻資料所記載的文物的總數多出數十倍甚至到百倍的數量,而且其質量毫不遜色于各公、私博物館,這點是絕對肯定的。各位博物館的專家、學者們,你們的學識雖非常豐富,充其量到目前為止對于博物館及文獻所有的資料你們全部了解,而這些古董文物只佔冰山一角。那近十多年來多出的數十倍、百倍的文物,你們連看都沒有看過(包括元青花瓷)。應該更要下苦心多方面去研究、去了解,而不是見到沒看過或者不認識的古董文物一概說是高仿品這樣不負責的話。你們要知道,將一件文物珍品判斷為假品,雖然你們不用負責任,可真的是很殘酷的,有良知者是不會心安的。 …… 對于國內的一些學者、專家,認為國內不存在元代青花瓷器這樣的大笑話,我認為這些專家、學者的心態是以管窺天。說句可笑的話,真是天真無邪,非研究學問之道。”

          蜀叟   謹致

                  二○○八年六月八日·端午


Tel : 886-4-22309536•886-4-22335659  Fax : 886-4-22335659 

如有任何疑問,請來電:886-4-22309536,謝謝